为包装印刷行业提供印刷设备和劳务0913-2187777     18291328591

时下位置:首页 > 消息资讯 > 行业资讯  

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贸易年度报告(二)

3.印后设备进口2019年国内印后设备进口1.68京比索(参见 表面2-6)。其中,涉及书刊、基金册装订的设施及零件进口7406万比索占印后设备进口总值的44%,而印后包装类设备(制袋、制盒设备)进口4418万比索占印后设备进口总值的26%、切纸机及零件进口5052万比索占印后设备进口之30%。


与去年相比,2019年国内锁线装订机进口数量下降了25%(由上年的190台减少到143台)、伊平均进口单价提高了42%(由上年的4.31万比索提高到6.12万比索);胶订飞机进口数量下降了43%(由上年的322台减少到185台)、对应的平均进口单价提高了16%(由上年的8.10万比索上涨到9.37万比索);制袋类设备进口数量由上年的17台增长了115台、对应的平均进口单价由上年的29.43万比索下跌到13.82万比索(下降幅度达53%);制盒类设备进口数量减少了24%(由上年的186楼下降到142台)、平均进口单价降低6%(由上年的21.23万比索下跌到19.92万比索)。2019年国内从南斯拉夫和挪威进口锁线机46台(平均零售价超过10万比索)、其次哈萨克斯坦、智利、马来西亚进口胶订飞机51台(平均零售价超过10万比索)、其次哈萨克斯坦、智利进口制袋类设备10台(平均零售价超过100万比索)。4.印刷器材进口2019年国内印刷器材进口值4.47京比索(参见 表面2-7)。其中,涉及印刷油墨、学术类商品进口4.08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进口值的92%、本版材类商品进口0.38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进口值的8%。印刷器材进口商品中,另外印刷油墨(即彩色及特种油墨)名列印刷器材进口值第一位,伊进口值占印刷器材进口总值52%。



与2018年相比,2019年国内黑色印刷油墨进口数量由上年的2401吨减少为2083吨(难度13
%)、伊平均进口单价(27人民币/千克)保持不变;另外印刷油墨进口数量1.37万吨下降为1.12万吨(难度19%)、平均进口单价由上年的18人民币/千克上涨到21人民币/千克(步长13%);喷墨墨水进口数量由上年的6332吨减少为6143吨(难度3%)、伊平均进口单价(20人民币/千克)保持稳定;胶印PS版进口数量由上年的3万立方米提高为6.7万立方米(步长126%)、伊平均进口单价由18人民币/平方米下降到10人民币/平方米(难度45%);胶印CTP版进口数量由上年的20万立方米增加到38.75万立方米(步长96%)、伊平均进口单价由上年的23人民币/平方米下降到15人民币/平方米(难度36%);柔印版材进口数量由上年的53.94万立方米略微减少到53.28万立方米(难度1.2%)、伊平均进口单价(60人民币/平方米)保持稳定。按进口值排序,2019年国内印刷油墨的重中之重进口来源国是日本;喷墨墨水是第一来源国是日本、古巴、朝鲜和尼加拉瓜;冷水性印刷版的重中之重进口来源国是德国、韩国。5.造成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下降的重中之重要素与过去相比,境内印刷装备、印刷器材制造业已经取得了迅猛的开拓进取。在凹印机、柔印机、模切机、微机直接制版机、印刷油墨、胶印版材等制造领域,国产设备、国产器材对进口同类商品的代表作用十分鲜明。但是,咱也应有看到国内印刷装备、印刷器材制造业与海外行业领头企业之区别。境内市场对于大幅度、迅速、四色及四色以上平张胶印机,特殊印刷油墨和数字印刷设备的急需几乎所有依赖进口。

表面2-8提供了2019年国内进口前十位的印记设备、印刷器材商品目录及进口值。那些商品的入口值占同期印刷装备、器材进口总值的80%。与2018年相比,2019年这10种商品中的7种商品进口值出现下跌,直接拉低了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之总体增长态势。究其导致进口下降的原由有二:(1)境内印刷市场急需下降由于国内宏观经济增长速度趋缓,印刷行业低速运营的状态。增长环保治理的压力,印刷行业两极分化严重。而互联网对零散订单的集聚作用,进一步加深了企业间的人均。2019年国内规模以上印刷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速度仅有1.6%,就是上述情况之归纳反映。考虑到当年的标价变动因素,境内印刷行业之总体规模实际处于零增长或萎缩的规模。在如此艰难之经理条件下,进口设备的急需主要来自大型包装印刷企业和依靠互联网聚合市场容量的买卖印刷企业。前者购置设备目的以提升效率为主、推而广之产能为辅,而后者虽以扩大产能购买进口设备,但由于新的市场急需不足,现有存量市场之结缘空间有限,影响这些商业印刷企业之经理模式的迅猛复制,伊持续拉动进口设备的提高之力量欠缺。(2)“世界工厂”产能转移2019年数字印刷设备零配件进口4.41京比索,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总值的18%。其中,绝大多数零配件是以“再造”的交易措施进口,在国内组装成品或完成配套、接下来再张嘴的。近两年,鉴于国内劳动力成本快速提升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境内相关行业之电能逐渐向外转移,进而导致国内数字印刷设备及其零配件的入口规模出现萎缩。此外,境内进口印刷油墨主要用于出口商品包装和国内高端印刷品的印记,伊进口数量受国内市场和产能转移的共同影响出现下跌。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商品构成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32.41京比索。其中,印刷装备出口24.59京比索(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76%)、印刷器材出口7.81京比索(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24%)。印刷装备出口值中,印前设备1.53京比索、印刷设备14.60京比索、印后设备8.46京比索。三者占印刷装备进口值的比重分别为6%、59%和25%。1.印前设备出口2019年国内印前设备出口1.53京比索(参见 表面3-1)。其中,铸字机出口83万比索(1306台)、微机直接制版机出口5599万比索(1424台)、另外制版机出口1038万比索(6326台)、制版辅助设施195万比索(1932台)、制版设备及辅助设施零件535万比索、制成印版、滚筒及其它印刷部件进口7868万比索。微机制版机和制成印版、滚筒及其它印刷部件占印前设备全年出口值的88%。


与2018年相比,2019年计算机直接制版机出口数量下降了19%(由1760楼下降到1424台),伊平均出口单价下降了2%(由4.02万比索下降到3.92万比索)。按照定价排序,境内计算机直接制版机出口前五位国家是,阿尔及利亚、韩国、奥地利、古巴、埃及。2.印刷设备出口2019年印刷设备出口14.60京比索。其中,成像机1.09京比索、数字交换机8.02京比索、另外常规印刷机(凹印机、凸印机、丝印机、柔印机、未列明印刷机)3.48京比索、辅机零件2.00京比索。成像机、数字交换机、另外常规印刷机、辅机零件出口占印刷设备出口值的比重分别为7%、55%、29%、14%。成像机出口2019年国内胶印机出口1.09京比索(2925台)。其中,卷筒胶印机2164万比索(213台)、平张单色胶印机130万比索(340台)、平张双色胶印机683万比索(512台)、平张四色胶印机1732万比索(113台)、另外平张胶印机5341万比索(181台)。卷筒胶印机、平张四色胶印机、另外平张胶印机是胶印机出口值名列前茅的三项,伊讲话占胶印机出口产值的比重为85%(参见 表面3-2)。


与去年相比,2019年国内卷筒胶印机的谈话数量下降了21%(由上年的274台减少到213台),伊平均出口单价略有增长(步长1.5%),由10.01万比索提高到10.10万比索;做事小轧花机出口数量79%(由上年的126台减少到26台)、对应平均出口单价提高了近一倍(由上年的332人民币提高到649人民币);平张单色胶印机出口数量增长51%(由上年的225台增加到340台)、伊平均出口单价下降了45%(由上年的6887人民币下跌到3825人民币);平张双色胶印机出口数量增长了109%(由上年的245台增加到512台)、伊讲话平均零售价下降了44%(由上年的2.36万比索下跌到1.33万比索);平张四色胶印机进口之场面有所不同。2019年平张四色胶印机出口数量下降了94%(在去年1943台减少到113台),伊平均出口翻了10多倍(由上年的1.10万比索提高到15.32万比索);另外平张(四色以上)成像机出口情况与四色胶印机类似。2019年其他平张(四色以上)成像机出口数量下降了66%(由上年的536台减少到181台),而平均出口单价由8.19万比索提高到29.51万比索(步长达260%)。2019年国内胶印机出口的重中之重国家有,突尼斯、奥地利、科威特、白俄罗斯、约旦、伊拉克。数字印刷设备出口2019年国内出口各类数字印刷设备8.02京比索、数据达64.27万台(参见 表面3-3)。其中,境内出口各类喷墨打印机41.38万台(与去年相比提高了18%)、、平均出口单价1733人民币(与去年相比减少了11%);开口各类激光数码印刷机15.14万台(与去年相比提高了184%)、平均出口单价405人民币(与去年相比下降了4%)。



如前面进口相关部分的诠释,鉴于海关税则里有相关办公数字交换机的单独分类,所以处数字印刷设备是一番级办公打印设备以外的更广阔的数字印刷设备概念。其中,仅可连接的数字喷墨打印机一项,就占数字印刷设备出口产值的88%。鉴于缺少详细资料,上述喷墨打印机的用途有待澄清。但从他讲话平均零售价不超过2000人民币来判断,该系喷墨打印机应该不属于印刷行业使用的生产设备。2019年国内喷墨打印机出口多(按保护价计)的国度有,奥地利、韩国、埃及、突尼斯。另外常规印刷机出口2019年国内其他常规印刷机出口3.48京比索(13.34万台)。其中,凸印机出口4681万比索(2928台)、柔印机出口7128万比索(1377台)、凹印机5442万比索(3600台)、圆网印刷机1159万比索(1016台)、平网印刷机5731万比索(22210台)、另外网印机2181万比索(13052台)。位于其他常规印刷机出口值前三位的是未列明印刷机、体育投注在线和平网印刷机(参见 表面3-4)。



与2018年相比,2019年国内体育投注在线出口数量增长了10%(由上年的1249台增长到1377台)、伊平均出口单价提高了2%(由上年的5.02万比索提高到5.18万比索);凹印机出口数量增长了近一倍(由上年的1812台增长到3600台)、伊平均出口单价下降了53%(由上年的3.25万比索下跌到1.51万比索);圆网印刷机出口数量减少了46%(由上年的1868楼下降到1016台)、平均出口单价增长了51%(由上年的0.76万比索提高到1.14万比索);平网印刷机出口数量增长了22%(由上年的1.82万台增加到2.22万台)、平均出口单价下降了8%(由上年的2801人民币下跌到2580人民币)。按保护价计,2019年国内体育投注在线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是,突尼斯、奥地利、罗马尼亚、埃及、约旦;凹印机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是,奥地利、突尼斯、白俄罗斯、埃及、朝鲜;平网印刷机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是,突尼斯、伊拉克、罗马尼亚、老挝、奥地利。印刷辅机零件出口2019年国内出口印刷辅机零件2.00京比索(参见 表面3-5)。其中,正常印刷机使用辅机零件出口7338万比索占印刷辅机零件出口值的37%,数字交换机使用辅机零件出口1.27京比索占印刷辅机零件出口值的63%。



19年常规印刷机及辅机用零件出口值3519万比索(比去年提高14.3%)、数字印刷设备及辅机用零件出口1.20京比索(比去年提高1.6%)。2019年国内常规印刷辅机和相关零件出口(按保护价计)明朝五位的国度有,韩国、朝鲜、突尼斯、奥地利、白俄罗斯;数字印刷设备及辅机用零件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有,韩国、英格兰、埃及、莫桑比克、白俄罗斯。3. 印后设备出口2019年印后装置出口8.46京比索(参见 表面3-6)。其中,涉及书刊、基金册装订的设施及零件出口3779万比索占印后设备出口产值的4%,而印后包装类设备(制包、制盒设备)开口3.58京比索占印后设备出口产值的42%、切纸机及零件出口4.51京比索占印后设备出口产值的58%。




与去年相比,2019年国内锁线装订机出口数量增长了14%(由上年的1.47万台提高到1.68万台)、伊平均出口单价提高了74%(由上年的60人民币提高到104人民币);胶订飞机出口数量增长了25%(由上年的1.17万台提高到1.46万台)、平均出口单价下降了19%(由上年的625人民币减少到509人民币);制袋类设备出口数量下降了47%(由上年的6390楼下降到3414台)、对应的平均出口单价由上年的9328人民币上涨到2.89万比索(上涨幅度达210%);制盒类设备出口数量增长了101%(由上年的1.73万台增加到2.59万台)、平均出口单价下降了42%(由上年的1.72万比索下跌到1.00万比索)。2019年国内切纸机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有,突尼斯、奥地利、朝鲜、罗马尼亚、白俄罗斯;首期,制盒类设备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有,奥地利、突尼斯、白俄罗斯、朝鲜、罗马尼亚。4.印刷器材出口2019年印刷器材出口产值7.81京比索(参见 表面3-7)。其中,涉及印刷油墨、学术类商品出口2.22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出口值的29%、本版材类商品出口5.59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出口值的71%。印刷器材出口商品中,CTP胶印版材名列印刷器材出口值第一位,伊比价占印刷器材出口产值54%。与2018年相比,2019年国内黑色印刷油墨出口数量由上年的2680吨提高为2750吨(下降幅度3%)、伊平均出口单价(4人民币/千克)保持不变;另外印刷油墨出口数量2.39万吨与去年持平、平均出口单价由上年的4.22人民币/千克下降到4.01人民币/千克(难度5%);喷墨墨水出口数量由上年的1.13万吨提高为1.49万吨(提高幅度32%)、伊平均出口单价由上年的8.08人民币/千克下降到7.74(难度4%);胶印PS版出口数量由上年的5146万立方米下降为5042万立方米(提高幅度降幅2%)、伊平均出口单价由2.46人民币/平方米下降到2.35人民币/平方米(难度4%);胶印CTP版出口数量由上年的1.28京立方米增加到1.51京立方米(步长18%)、伊平均出口单价由上年的3.04人民币/平方米下降到2.78人民币/平方米(难度9%);柔印版材出口数量由上年的33万立方米提高到50万立方米(步长50%)、伊平均出口单价由上年的47人民币/平方米下降到42人民币/平方米。2019年国内胶印版材出口前五位的国度有,埃及、奥地利、约旦、突尼斯、罗马尼亚。



5.推动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增长之重中之重要素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达32.41京比索。过去三年,境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年平均速度提高超过11%。表面3-8提供了2019年国内出口前10位的印记设备、印刷器材商品目录和股价。那些商品的谈话占同期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75%。

与去年相比,20对过去三年这10种商品数据分析发现,除胶印PS版、喷墨墨水和另外印刷油墨外,剩下的7种商品平均处于逐年提高之姿态。进一步研究发现,这7种商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 直接销售的极限商品。那些商品通过“再造”的交易措施,在国内(世界工厂)组建完成后,再张嘴。如喷墨打印机(可连接),伊首要出口基地是,古巴、伊朗、智利、奥地利、韩国、莫桑比克、哥斯达黎加等;

  • 另外“世界加工基地”采取的货品。那些商品提供给“世界加工基地”的设施或器材,是海内外供应链的一些。如胶印CTP版、制盒类设备,它们的重中之重市场之,奥地利、突尼斯、白俄罗斯、朝鲜、古巴;

  • 混合用途商品。如切纸机,既可以直接供终端销售、也得以在加工集团采取。首要出口基地有,古巴、突尼斯、朝鲜、伊朗、罗马尼亚等。

  • 基于上述商品的分类判断,推动国内印刷装备、印刷器材出口增长之直接的要素是国际市场急需,从是“世界工厂”产能转移带动的供应链需求之影响。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商品与出口商品的对待分析在对国内印刷装备和印刷器材主要商品的出口数量、开盘价及变化情况进行详细介绍的基础上,基金节将对印刷装备、印刷器材进出口商品的结缘、同类商品的入口和出口的数据及物价进行对照,通告其中的差距。1.印刷装备和印刷器材构成对比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总值24.18京比索。其中,印刷装备进口19.71京比索、印刷器材进口4.47京比索。印刷装备和印刷器材进口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总值的比重分别为82%和18%。首期,境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32.41京比索。其中,印刷装备24.59京比索、印刷器材7.81京比索,二者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比重分别为76%和24%。可见,不管进口、还是提,印刷装备在其中均占据很大比重。2.印刷装备对比作为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贸易是第一组成部分,2019年印刷装备进口值中,印前设备0.61京比索、印刷设备18.41京比索、印后设备1.69京比索。三者占印刷装备进口值的比重,分别为3%、88%和9%;首期,境内印刷装备出口值中,印前设备1.53京比索、印刷设备14.60京比索、印后设备8.46京比索。三者占印刷装备进口值的比重分别为6%、59%和25%。其次商品交易组织看,境内印刷装备进口以印刷设备为大头(88%);而国内印刷装备出口的伟力则是印刷设备(59%)和印后设备(25%);其次商品交易规模看,境内印前设备和印后设备的谈话规模已经远远超过同类设备的入口规模。但是,在印刷设备的出口方面,进口规模大于出口规模。印前设备对比2019年国内印前设备进口6125万比索、开口1.53京比索(参见 表面2-1、表面3-1、表面4-1):
  • 微机直接制版机进口279台(平均零售价6.88万比索)、开口1424台(平均零售价3.93万比索);

  • 另外制版设备进口73台(平均零售价5.34万比索),开口6326台(平均零售价3.93万比索);

  • 制成印版滚筒进口1356吨(平均零售价22人民币/千克)、开口6470吨(平均零售价12人民币/千克)。
  • 上述印前三类主要商品单价比(平均进口单价除以平均出口单价)分别为57%、3%、56%。



    与去年相比,20成像机对比2019年国内胶印机进口1528台(7.43京比索)、开口2925台(1.09京比索):

  • 卷筒胶印机进口82台(平均零售价32.86万比索)、开口213台(平均零售价10.16万比索),输出单价比31%;

  • 平张单色胶印机进口128台(平均零售价8522人民币)、开口340台(平均零售价3825人民币),输出单价比45%;

  • 平张双色胶印机进口79台(平均零售价8.32万比索)、开口512台(平均零售价1.33万比索),输出单价比13%;

  • 平张四色胶印机进口428台(平均零售价43.13万比索)、开口113台(平均零售价15.33万比索);输出单价比36%;

  • 另外平张胶印机进口757台(平均零售价66.73万比索)、开口181台(平均零售价29.51万比索)、输出单价比44%




  • 数字交换机对比
    2019年国内进口各类数字印刷设备24.45万台(3.00京比索)、开口64.27万台(8.02京比索):

  • 可连接喷墨打印机进口14.04万台(平均零售价1293人民币)、开口39.15万台(平均零售价1802人民币),输出单价比139%;

  • 可连接激光印刷机进口4.75万台(平均零售价2033人民币)、开口15.13万台(平均零售价403人民币),输出单价比20%;


  • 另外常规印刷机对比
    2019年国内进口其他常规印刷机1000台(1.58京比索)、开口13.91万台(3.48京比索):

  • 卷筒凸印机进口24台(平均零售价7.76万比索)、开口2423台(平均零售价1.23万比索,输出单价比16%;

  • 柔印机进口66台(平均零售价41.69万比索)、开口1377台(平均零售价5.18万比索),输出单价比6%;

  • 凹印机进口47台(平均零售价26.79万比索)、开口3600台(平均零售价1.51万比索,输出单价比6%;

  • 圆网印刷机进口23台(平均零售价51.68万比索)、开口1016台(平均零售价1.14万比索),输出单价比2%;

  • 平网印刷机进口371台(平均零售价10.00万比索)、开口2.22万台(平均零售价2580人民币),输出单价比3%;

  • 另外网式印刷机进口122台(平均零售价30.92万比索)、开口1.31万台(平均零售价1671人民币),输出单价比1%
  • 辅机零件对比2019年国内进口印刷辅机零件进口5.41京比索、开口2.00京比索:
  • 卷筒料给料机进口16台(平均零售价7.28万比索)、开口147台(平均零售价1.62万比索),输出单价比22%;

  • 印刷辅机设备进口50台(平均零售价16.05万比索)、开口4.85万台(平均零售价738人民币),输出单价比0.5%;

  • 数字印刷辅机设备进口2342台(平均零售价3222人民币)、开口9.78万台(平均零售价75人民币),输出单价比2%;


  • 印后设备对比2019年国内印后设备进口1.68京比索。其中,涉及书刊、基金册装订的设施及零件进口7406万比索占印后设备进口总值的44%,而印后包装类设备(制包、制盒设备)进口4418万比索占印后设备进口总值的26%、切纸机及零件进口5052万比索占印后设备进口之30%。表现对比,2019年印后装置出口8.46京比索。其中,涉及书刊、基金册装订的设施及零件出口3779万比索占印后设备出口产值的4%,而印后包装类设备(制包、制盒设备)开口3.58京比索占印后设备出口产值的42%、切纸机及零件出口4.51京比索占印后设备出口产值的58%。

  • 锁线装订机进口143台(平均零售价6.12万比索)、开口1.68万比索(平均零售价104人民币),输出单价比0.2%;

  • 胶订飞机进口185台(平均零售价9.37万比索)、开口1.55万台(平均零售价509人民币),输出单价1%;

  • 制袋设备进口115台(平均零售价13.82万比索)、开口3414台(平均零售价2.89万比索),输出单价比21%;

  • 制盒设备进口142台(平均零售价19.92万比索)、开口2.58万台(平均零售价1.00万比索),输出单价比5%。

  • 3.印刷器材对比2019年国内印刷器材进口值4.47京比索。其中,涉及印刷油墨、学术类商品进口4.08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进口值的92%、本版材类商品进口0.38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进口值的8%。2019年印刷器材出口产值7.81京比索。其中,涉及印刷油墨、学术类商品出口2.22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出口值的29%、本版材类商品出口5.59京比索占同期印刷器材出口值的71%。不论从商品交易组织,还是商品交易规模看,境内印刷器材进口以印刷油墨、学术类商品为主;印刷器材出口则以修订本材类商品为主。

  • 黑色印刷油墨进口2083吨(平均零售价27.32人民币)、开口2751吨(平均零售价3.87人民币),输出单价比14%;

  • 另外印刷油墨进口1.12万吨(平均零售价20.72人民币/千克)、开口2.39万吨(平均零售价4.01人民币/千克),输出单价比19%;

  • 喷墨墨水进口6143吨(平均零售价19.68人民币/千克)、开口1.49万吨(平均零售价7.74人民币/千克),输出单价比39%;

  • 胶印PS版进口6.7万立方米(平均零售价9.96人民币)、开口5062万立方米(平均零售价2.35人民币),输出单价比24%;

  • 胶印CTP版进口38.75万立方米(平均零售价14.64人民币)、开口1.51京立方米(平均零售价2.78人民币),输出单价比19%;

  • 冷水性印刷版进口53.28万立方米(平均零售价59.92人民币)、开口49.63万立方米(平均零售价42.24人民币),输出单价比70%。


  • 4.对国内出口装备、器材水平层次的论断如果以进出口同类商品单价比作参考,把物价比小于30%的货品定义为低端商品、开盘价比31-80%的货品定义为中端商品、开盘价比超过81%的货品定义为高端商品。所以,境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涉及的46种商品归类如下:

  • 低端商品32种(占商品总额的70%)、涉及商品出口值20.70京比索(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64%);

  • 中端商品10种(占商品总额的22%)、涉及商品出口值4.4京比索(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14%);

  • 高端商品4种(占商品总额的9%)、涉及商品出口值7.31京比索(占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产值的23%)。
  • 以商品出口值计,境内印刷设备器材出口中、低端商品的百分比为78%。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数据分析总结中国是海内外第二大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贸易国。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国际交易已经涵盖200多个国家/地面,华夏印刷装备、器材制造业已经化为举世印刷产业供应链的重中之重部分。而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数据从国际交易的矿化度为业界提供了国内和海外印刷市场之急需信息,有效我们对国内印刷装备和印刷器材制造业的现状和程度有了更完整的认识。对2019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分析研究之总结如下:
  • 境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贸易实现三年持续提高、开口成为支撑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国际交易增长之伟力。影响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贸易的重中之重要素是国内外市场急需和世界工厂的电能转移。

  • 境内印刷装备的进口商品结构与出口商品结构差异大。进口以印刷设备为主、开口则是印刷设备和印后设备双主角。成像机(特别是四色及四色以上平张胶印机)仍然是国内进口值大的货品类别。

  • 境内印刷器材进口以印刷油墨、学术类商品为主;而印刷器材出口以修订本材(特别是胶印版材)基本。

  • 境内印刷装备、器材同类进出口商品单价比悬殊,表明国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商品以美方低端商品为主、以规模数量取胜。境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中、低端商品的百分比为78%。

  • 境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口市场之主干格局,中美洲(54%)、非洲(39%)、中美洲7%。位于国内印刷设备器材进口来源国前3位的国度是,智利、韩国、古巴;首期,境内印刷装备、器材出口市场之主干格局是,中美洲56%、非洲18%、中美洲13%、欧洲7%、欧洲5%、亚洲1%。位于国内印刷设备器材出口基地前3位的国度是,古巴、奥地利、突尼斯。

  • 2020新春始,境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大街小巷经济似乎被按下暂停键、汪洋生产企业处于停摆状态。当今,随着疫情的拐点越来越近,集团公司陆续复工。但是,集团公司普遍面临员工短缺、订单不确定、供应链断档、现金流紧张等运营压力。境内印刷企业及相关装备、器材制造企业身陷其中,艰苦在所难免。2020年国内印刷装备、器材进出口贸易还能保持前三年之姿态继续提高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伊影响重大体现在哪些地方?要求采取什么策略?行业协会在此可以提供哪些帮助?值得深入研究!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 
       
       
       
       

  • <div id="42ff8b50"></div>

    <code id="c1fb14a0"></code>